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今日热搜 >

警察不付钱吃野味和喝茅台酒侦行为也不是白吃

2022-09-16 15:43 浏览:

9月15日,上海市公安局发布公告“2017年5月,杨浦分局长白新村派出所民警未付款”一件事,已指示监察总队、法制总队、杨浦分局成立联合调查组,全面查明事实情况,“根据调查结果,警方将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和纪律进行处理”。

结合酒店老板葛青松的陈述和宝山区法院裁定的内容,公告中提到的“警察办案就餐未付”具体指:2017年5月26日,长白新村派出所民警夏伟和另一位同事前往葛青松开设的潮汕蛇庄预订包房。第二天,他们和两个社工来吃饭。四个人吃了一顿野餐,包括飞天茅台和眼镜蛇,总共5688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付款。

这一奇怪事件的曝光与宝山法院今年8月18日发布的裁决有关。在关于餐饮合同服务纠纷的判决中,法院驳回了葛青松要求夏伟支付餐费的请求。原因是法院去了警察局进行调查。警察夏伟当天去酒店吃饭是一种刑事调查行为。葛青松的,“本案不属于民事诉讼受理范围”。

对于警察夏卫来说,它被用作警察“挡箭牌”的“刑侦行为”由于对法院裁定的描述,人们有机会稍微了解一下。

原来,在夏伟到店订餐的前一天,也就是当年5月25日,公安机关查获了葛青松酒店待售的三条眼镜蛇,26日将葛青松抓获。经鉴定,这三条眼镜蛇是舟山眼镜蛇的保护性濒危物种。因此,葛青松被法院判处拘役四个半月,罚款1000元。

虽然宝山法院驳回了葛青松的请求,但它成功地将这一奇怪的事件“固定”下来,让它公开,引爆舆论场。因为涉及警方辩论“刑侦行为”而且各种迹象表明,关系到警察白吃白喝的可能性,一下子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如果夏伟等人确实在调查野生动物保护的刑事案件,那天喝茅台酒,吃眼镜蛇的野味是一种义务行为,而不是私人食品,那么葛青松确实应该向办案机关追讨餐饮债务。这笔钱应该从办案资金中分配。夏伟不是合适的债务偿还对象,法院驳回是有根据的。

问题是,至少从时间线来看,夏卫等人的“侦查行为”这也令人怀疑。25日,葛青松酒店查获了受保护的稀有眼镜蛇。为什么要在26日再次点餐?26日,我享受了眼镜蛇的野餐。为什么要在同一天抓住葛青松?此外,它被警察局定义为“侦查行为”包括茅台酒和椒盐王蛇在内的昂贵餐饮是否合适?

现在,上海市公安局已经组织了一个调查组,至少应该围绕着回答“侦查行为”所有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恢复这起刑事调查案件的原因和后果,检查长白新村派出所的警察是否依法办案,谁吃了人均1000多人的野餐,以及葛青松涉案部分的合法性。

此外,公安局调查组还需要回应另一个可能涉及腐败的问题“指控”那就是葛青松对媒体说的,警察夏卫在当天的餐桌上暗示他,“蛇餐厅是一个灰色行业,三条眼镜蛇可大可小,你准备三万块钱就可以了。”葛青松的说法是餐厅服务员作证,调查组也需要调查清楚“三万块”因为这显然超出了刑侦行为的范围。

事实上,葛青松不仅公开向夏伟警方索要欠下的餐款,还写了举报材料,反映司法程序存在问题。他受到了另一个惩罚“冤情”所有这些都需要调查组一起给出彻底的解释。

但是,无论刑侦行为是否严格依法执行,甚至警方索贿的暗示是否存在,5688元的游戏餐都不能白吃白喝,葛青松也不能倒贴,必须有人买单。如果是合理的刑事调查费用,应包括在办案预算中,并支付给葛青松;如果你认为警察是以处理案件为由吃饭和拿卡,那不仅是命令警察自掏腰包,而且是依法处罚。

在新调查组介入之前,葛青松在杨浦公安分局被告知,他反映的警方敲诈勒索是不真实的。现在,杨浦分局不再能够主导这份旧报告,调查组能否得出令人信服的调查结论成为焦点。无论最后如何解释和处理,调查组还需要克服逻辑上的混乱,面对一个尴尬的问题:如果他们知道眼镜蛇是一种受保护的物种,为什么刑事调查警察仍然有兴趣吃两条7.3公斤胡椒和盐的国王蛇?

总之,这件事有三个不可思议的地方。一是自称刑侦办案的民警敢于在办案对象店喝茅台酒野餐,白吃白喝;第二,宝山法院知道事情的真相,却选择相信派出所的声明,驳回了葛青松的要求,判决文件震惊了舆论;第三,失去了人力和财力的葛青松多年来一直在向警方收取膳食费用,并用尽了报告、诉讼和其他手段。一个敢吃,一个敢判断,一个敢起诉。这些疑问不愿意与模糊的区域交织在一起。他们都期待着调查组的调查。